• 偷襲媽媽

    时间:2019-04-04 17:23:38

    我站在我家的门口,心里正急躁著从早上开始,我的阴茎就没有停止勃起过,脑子里想的都是母亲性感的身体。母亲今年32岁,在16岁那年生下我,是未婚妈妈也是单亲妈妈。因为外公在城市里是很有声望的人,所以当时他给我母亲一笔大笔的钱就把她给轰出去了,我16年以来都没有见过除了妈妈以外的亲人。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也是妈妈唯一的亲人。然后就在不久之前我们的关系总算有了突破。我悄悄地扭开门锁,轻轻地踩步,不让脚与地板发出响声,又轻轻关起门。搞定!我在心里暗自得意道。乓!才走不到几步,我的左脚不争气地踢到沙发。小东?回来了吗?母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,我赶紧忍痛趴在沙发后面。咦?我听错了吗?从声音的距离听起来,母亲应该是从厨房里出来了。我咬紧牙关,拼命忘记脚上的痛楚。踏,踏。没多久母亲又走进去了,我才爬起来,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。望着母亲的背影。哇塞!只穿一条围裙!母亲那凹凸有致的身上只系著一件围裙,丝毫遮掩不了D罩杯的奶子,露出了一大半,而背后露出一大片春光。我拉下拉链,掏出早已勃起多时的阴茎,悄悄走到母亲身后。对准,用力一捅!啊!母亲喊了一声,而我则低吼了一声。好舒服!母亲的小穴还没有湿润的感觉,但紧窄的感觉温暖地包围着我的阴茎。小东!你干什么啦!妈妈在做饭啊!妈妈企图推开我,我却紧紧抱着她。妈,我比较想吃你!我的手伸进围裙,毫无阻碍地搓揉着妈妈的奶子,还不时逗弄著乳头。嗯啊……小东!妈妈还没准备好,快拔出来!妈妈的呻吟格外好听,但我没听她的话,只是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,阴茎依旧在妈妈的体内。妈妈,你好性感,好漂亮!说完,我便俯下身去亲吻妈妈的嘴。舌头开始探进妈妈的嘴里,妈妈的舌头也回应着我,这让我的阴茎更加硬了。我的手也没有闲着,左手不停揉捏著妈妈奶子上粉红色的蓓蕾,右手则不停往下抚摸著妈妈丰满的臀部。妈妈的小穴开始湿润了,爱液正泛滥著。妈妈湿了,想要了吗?我挑逗性地问著妈妈。小东,快点!妈妈害羞著低着头,脸泛红晕。快点什么啊?我特地装着听不懂。讨厌!要妈妈说这样淫荡的话!妈妈不要了!哦?不要了吗?那我拔出来了哦!我佯装着拔出阴茎的样子。不要!小东不要拔出来!妈妈要你!妈妈抓着我的身体。要什么啊?妈妈……要你的大鸡吧用力插妈妈的穴……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声,却让我顶不住了。我用力捅进去,硕大的龟头顶到了最里头。啊……顶到了……好舒服……我的儿子干我干得好舒服!妈妈,你好淫荡!我边说边解开妈妈的围裙,掀起来,望着妈妈胸前的春光。那么……嗯啊……儿子喜欢妈妈……哼啊……喜欢淫荡的妈妈吗?妈妈不停呻吟著,娇媚的眼神挑逗着我。喜欢!我最喜欢淫荡的妈妈了!我俯下身,一口含住妈妈胸前的蓓蕾。啊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快去了……啊!妈妈受不了双重刺激,小穴开始缩紧。我用牙齿轻咬著乳头,下半身没有停止动作,反而加快了速度,阴茎不停顶到最里头。啊……嗯啊……去了……啊……高潮了!妈妈声音的分贝顿时增加,爱液不停从小穴里喷出,刺激着我的阴茎。嗯……小东竟然还没有射!妈妈高潮之后,我硬邦邦的阴茎依旧还是硬著的。妈,我们换个姿势。我拔出来转过妈妈的身体,让妈妈的手抓着洗碗台的旁边。我把硕大的阴茎对准妈妈的阴户,狠狠一插。啊……嗯啊!妈妈舒服地喊出来。加快速度咯!说完,我加快抽插的速度,并维持九浅一深,与妈妈湿润的小穴相互摩擦著。啊……儿子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再深一点!妈妈身体开始泛红。妈妈,你好美!做我老婆好吗?我降下身子,亲吻著妈妈的玉背,舌头不停舔弄著妈妈的脖子。嗯啊……臭儿子……我是你妈啊……怎么可能做你老婆……慢一点!妈妈才刚刚高潮的身子经不起大阴茎的攻击。妈妈也不可能让儿子干得这么开心对吧?我邪笑地用力捅多几次。啊……呃啊……臭儿子…还亏我……嗯啊…你以后是要娶老婆的!我不要娶老婆,我只要妈妈!儿子啊……快一点…再进去一点!叫我老公我就快一点。我特地停止动作,阴茎还呆在妈妈温暖的小穴。儿子…不要玩妈妈嘛……莫大的空虚感侵蚀著妈妈淫荡的身子,她搓揉着自己的大奶子,转过头用那娇媚的眼神看着我。不想要吗?那我拔出来咯?我再次以退为进。老公!快给我!妈妈说完,屁股迎合著我动作。来咯!妈妈老婆!我狠狠地加快速度。嗯啊啊……太快……太快了……妈妈的身体不停地抖动着。我的好老婆!我拍了妈妈的臀部。啊……顿时爱液四溅,洒在我的龟头上。啊嗯……呃啊……儿子……不,老公……我又要去了!我又要高潮了!妈……呃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射在里面……全部射在里面!获得妈妈的命令,我就像冲锋的将军,更加威武。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我用力干妈妈的小穴。啊……妈妈要去了……真的要去了……啊!爱液泛滥,从小穴里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。呃……精关失守,我把全数精子都射进去妈妈的子宫里了。嗯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儿子你好棒!妈妈瘫坐在地上,用那迷人的眼神望着我,一些精液和妈妈的爱液搅和之后,从妈妈粉红色的小穴里慢慢流出。老婆,你也很淫荡。我亲了妈妈的额头。